香港葵涌 HIT碼頭工潮 - 高科技船運業的賣命工作

有沒有想過, 巨大的貨櫃船上這麼多的貨櫃, 為甚麼能擺得這麼貼近船邊, 這麼密, 而且疊得這麼高, 卻又不會在航程中因為海面的浪潮而翻倒?

從前腦子裏根本沒有這疑惑, 即使有, 都只會很抽象地歸諸先進科技的功勞. 從沒想像過當中一切接合和運作靠的並非機器, 而是工人的血汗和性命.

每個貨櫃之間, 原來四邊都有一個十二磅的鎖, 而兩層貨櫃之間的每隻角亦需要嵌入和繫上幾條實心鐵枝(工友說, 每條廿多磅)互相”食實”以防止傾倒. 因為一般重型機器無法做到這種細密度, 在一切講求壓低成本的李氏力場中, 這些工序都需由人力安裝.

工友說, 安裝每一條鐵枝其實都是要出盡全身氣力才能嵌實, 換句話說, 廿四小時飯都無時間食地連續工作的意思, 就是每分每秒都要盡出吃奶之力! 因為碼頭貨運量大, 人手不夠, 他們更往往要做至四十八甚至七十二小時. 不但風吹雨打, 日曬雨淋, 紅雨黑雨八號風球都需要繼續工作. 而且根本沒有任何安全措施可言.

工友們說, 船上苦力的工作算是最危險, 可以想像, 在滿佈吊機, 週圍都是重型機器貨物的環境下, 巨型貨船的船身又會稍有擺動, 一個不慎真的甚麼意外都會發生: 被掉下來的鎖打傷, 夾斷腳手腳是經常發生的事. 而且貨櫃的表面因為機器油漬十分跣腳, 不慎滑倒整個人掉下甲板, 掉下海亦會發生.

這麼長的工時和體力消磨下, 卻又每一細節都足以奪命, 一切多麼荒謬! 而最終, 每小時賣命的工資, 才不過幾十元…你說生命何價?

跟我談話, 負責做”龍機手”的工友說到此, 不禁掉下男兒淚: “唉…我都不知怎跟你說, 這些工真的好無陰公, 想起”姑爺”(即船上苦力)們的工作情況, 真的很心翕.” 說到這裏, 我跟他大家都語氣哽咽, 不知怎繼續下去.

讀社會學理論有個很重要的概念, 叫medium of exchange, 描述兩個不同社會體系的協作需要有一些具流動性的中介作銜接. 在這幾日裡, 我發現在高科技的外衣下, 現代貨運事業實際上仍是以人力和血汗作為最重要銜接媒介. 只是比起前現代的苦力, 當代工人陷身於這個比例龐大的巨型操作場中, 其付出的血汗卻在金屬和機器埋沒下, 變得隱形了.

說甚麼香港貨運業的斐然成績, 只讓我想到鋼之鍊金術師中的情節: 魔術性的法寶賢者之石, 其實就是由人體鍊成的!! 而碼頭的工友是否就是這個李氏血汗碼頭的人柱?! 一切何其恐怖! 而說到底, 工友們要求的並不是要李嘉誠血債血償, 而只是對工人的生命和血汗予以基本尊重: 付出合理回報, 停止過長工時!

若非發生這趟工運, 讓我有機會入碼頭親身聽工友們解釋, 我從來不知道表面上高科技的船運業, 最重要的底基就是工人們用血汗和生命鋪設出來的.